宋玉
支持数10572次  支持
 
博文分类
 
博文 → 评论
骂人的艺术—读宋玉《风赋》 林子云 /文
发布时间:2013-8-16 浏览:8279 
 
骂人的艺术—读宋玉《风赋》 林子云 /文


  
   做什么事都得讲究艺术,就是连骂人也得讲究艺术。骂人谁都会,张口即来,滔滔不绝,那是泼妇骂街,算不得什么。如果骂的人自己骂个痛快,而要被骂的人又心悦口服,这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这就要讲究一下骂人的艺术。所谓艺术,说透了也不过是一种处理事物的方法和手段而已。但不同的处理方法和手段,往往会收到不同的效果。

    在中国浩瀚的文学作品中,留下过两篇著名的骂人的艺术杰作。一篇是唐骆宾王的《讨武檄书》:“洎乎晚节,秽乱春宫。潜隐先帝之私,阴图后房之嬖。入门见嫉,蛾眉不肯让人;掩袖工谗,狐媚偏能惑主。”据说武则天见了这篇檄文后,不竟没有咆跳如雷,反而微笑。当然,武则天并没有说骆宾王骂得好,只是认为他写的有文采。与这篇檄文异曲同工的据说是出于梁启超之手的《讨袁檄书》。袁世凯可没有武则天胸襟,听说刚读到“粗质曲材,赋性奸黠”八个字就气昏过去了。当然,这些都是檄文,两军对阵,你死我活,出言只图个痛活,也没有什么顾忌,还是好写的。另一篇就是战国后期的楚国辞赋家宋玉的《风赋》。如果就以骂人的技巧来说,首推的还是宋玉的《风赋》。

    宋玉是战国后期楚国辞赋作家,至于是不是被迫的跳了江的屈原的学生,尚有疑义。王逸在《楚辞章句》中说宋玉是屈原的弟子。晋代习凿齿《襄阳耆旧传》说:“宋玉者,楚之鄢人也,…… 始事屈原,原既放逐,求事楚友景差。” 而班固则认为宋玉是“楚人,与唐勒并时,在屈原后也。”他在《汉书·地理志》说:“始楚贤臣屈原被谗放流,作《离骚》诸赋以自伤悼。后有宋玉、唐勒之属慕而述之,皆以显名”。我认为班固之说比较接近事实。宋玉一生流传于世有多少作品,一直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。班固在《汉书·艺文志》中说:“宋玉赋十六篇”,但没有具体的篇名。萧统作《文选》也只选了《风赋》、《高唐赋》、《神女赋》、《登徒子好色赋》、《对楚王问》 5篇。后人研究认为能够认定是宋玉作品的只有《九辩》一篇。但这些也都只是后人的质疑而已,定不了案,而历代学者谈到宋玉作品时,都不免提到《风赋》;所以,我们姑且把《风赋》算作宋玉之作。

   《风赋》说的是这样一件事:有一天,就是那位迫得屈原投了江的楚襄王,在宋玉和唐勒的陪同下游兰台之宫。忽然一阵清风吹来,楚襄王,说:“好痛快,这么清凉的风。寡人与普天之下老百姓共有也。”宋玉说:“大王你错了,这股风是你独有的,老百姓岂能与你共有?”楚襄王说:“风,天地之气,溥畅而至,它是不分富贵贫贱的,你怎么说这风是我独有的?”宋玉告诉他说风有雄、雌之分。富贵人的是雄风,可以“乘凌高城,入于深宫。抵华叶而振气,徘徊于桂椒之间,翱翔于激水之上,将击芙蓉之精,猎蕙草,离秦蘅,概新夷,被荑杨,回穴冲陵,萧条众芳。”像大王这样的富贵人便可“清凉增欷,清清泠泠,愈病析酲,发明耳目,宁体便人。”而贫贱人的是雌风,“塕然起于穷巷之间,堀堁扬尘,勃郁烦冤,冲孔袭门。动沙堁,吹死灰,骇浑浊,扬腐余,邪薄入瓮牖,至于室庐。” 这种风吹到人身上,不是叫人心烦意乱,就是“中心惨怛,生病造热,中唇为胗,得目为蔑,啗齰嗽获,死生不卒。”因《风赋》是赋体,“赋者,铺也,铺采摛文,体物写志也。” (刘勰《文心雕龙》)所以,往往被人认为只是一篇游戏之作,甚至认为仅仅是文学侍臣们玩一些小聪明,尽阿谀奉承之能事而已。但是,明代曾供职于俞大猷、戚继光的我们福建连江学者陈第就一针见血指出:“时襄王骄奢,故玉作此赋以讽之。”他说:“夫风岂有雌雄,人自雌雄耳。以雌雄之人而当天风之飘飒,判呼欣喜悲戚之不相伴也,则谓风有雌雄亦可。……人君苟知此意,则加志穷民,又乌能巳。”(陈第《屈宋古音义》)宋玉正是借风有雄雌之分,说明一个道理,这世上那有不分贵贱,“寡人所与庶人共者”的东西呢,富人的快乐,正是借托在贫贱的痛苦之中。宋玉正是借题发挥,针对楚襄王生活骄奢淫佚提出讽谏。

   《风赋》的产生是其特殊的背景的。司马迁在《史 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中说:“屈原既死之后,楚有宋玉、唐 勒、景差之徒者,皆好辞而以赋见称。然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,终莫敢直谏。”这“莫敢直谏”,便是产生了委婉的骂人艺术的根源。宋玉不同与屈原。他出身寒微,在仕途上又颇不得志,只是个仰人鼻息讨生活的侍臣,当然犯不着与“高阳之苗裔”又身负国家重职——左徒的屈原一样去直谏,直谏不成去投江。他只是个“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;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”的“悲秋” 辞赋作家。他想有所作为,忠君报国:“悲忧穷戚兮独处廓,有美一人兮心不绎。”但他也怨君:“专思君兮不可化,君不知兮其奈何!蓄怨兮积思,心烦憺兮忘食事。愿一见兮道余意,君之心兮与余异。” (宋玉《九辩》) 有研究者说,宋玉“他的怨君,是由于忠君君不察、思君君不知而生的,所以他不恨、不怒。”这评价是准确的。不恨,不怒,那就只有讽刺了。因为,宋玉太清楚楚襄王的德性了。据《史记·楚世家》记载,楚怀王被秦国骗得丧师失地,于顷襄王三年客死于秦。而作为儿子的楚襄王不思家仇国恨,反而“襄王七年,楚迎妇于秦,秦楚复平”;“十四年,楚顷襄王与秦昭王好会于宛,结和亲”;”直到“十九年,秦伐楚,楚军败,割上庸、汉北地予秦。 ……二十一年,秦将白起遂拔我郢,烧先王墓夷陵。楚襄王兵败,遂不复战,东北保于陈城。”就是这样一个置国家衰败于不顾,整天带着侍臣们到处游赏,或登高唐之台,或游云梦之浦,沉湎于骄奢淫佚的生活之中的昏庸之君,你还去给他献忠心,讲直谏,他不像周纣王对待比干一样,挖掉你的心肝才怪呢。 

    所以,宋玉能做的只有这篇《风赋》了。

    不能不说,这是在一个坏下去的国度里,良知又末泯灭的文人的惟一正确地选择了。因为,必仅这世上多了一篇传世之作,而汩罗河里少了一个屈死的鬼魂。


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┈
上一篇:看何流如何说宋玉
下一篇:视频: 天下襄阳人印顺大和尚

  在线留言
   姓名: *
   地址:
  电话:
  邮箱:
   留言内容:
  
     
 
   
襄阳明星网
万笛传媒制作维护
备案:鄂ICP备19029671号-1  电话:15571098559  地址:湖北省襄阳市襄城区内环路32号古玩城A-2-007、008号
网址:www.xymxw.net